熊蜂解说麻美塔

熊蜂解说麻美塔

夫藿香定喘,乃言感暑气而作喘也,非藿香于治外而更定喘也。六味丸中不寒不热,全赖牡丹皮之力,调和于心、肝、脾、肾之中,使骨中之髓温和,而后精闭于肾内,火泻于膀胱,水湿化于小便,肺气清肃,脾气健旺,而阴愈生矣。

 但所言只用一味服之,此则失传之误也。予平日之阳,亦未甚衰也,服仙茅半年,全然如故。

夫人参得附子则直前,无坚不破;子得人参则功成,血脉不伤。未可信是或问车前利水之物,古人偏用之,以治梦遗而多效者,何也?

 或一日服、一日不服,或早服、晚不服,或分两之多寡不同,安得尽效哉。 胃为多气多血之腑,岂止入于气分,而不入于血分耶?

或问苍耳子,他病亦有用处,如治汗斑之去风,脚膝之去湿,未尝无效,而子只言其治风,毋乃太过乎?当两胁大痛之时,心君拂乱之后,苟不用山栀为君,则拂逆急迫,其变有不可言者矣,用山栀三五钱,附之以甘草、白芥子、白芍、苍术、贯众之类,下喉而痛立止,乱即定,其神速之效,有不可思议者。

不知川芎散气,而复能生血者,非生于散,乃生于动也。 元参治空中氤氲之气,泻火正其所长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