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筱欣0056

徐筱欣0056

 余谓血虚气虚,皆可,不必固执。乃由中气大衰,大肠失职,肠、胃稍有存积,气虚不能载之,故似痢而实非痢也。

正气胜,营卫和,而寒热止。郑氏认此症为肾阳暴浮,治以封髓丹,是有卓见、亦是有根据的。

肺气一行,心血随之,下而复上,上而复下,循环不已,二气调和,百节无伤;肺气、血气偶乖,诸症蜂起,岂独痢疾为然。前贤有逐月养胎之说,其实在可从、不可从之间。

此深者远者之寒热,何以反轻,浅者近者之寒热,何以反重,是未可以此分也。然水犹载舟之力居多,而医则戕人之势常胜,故不敢知而亦未尝轻信也。

 今病人血骤下奔,海底枯涸,龙无水养,飞腾于上,故顶巅痛甚。 金燥之证,在《内经》本无重病,在五运六气,不过言胜复之气耳。

又热论篇曰:今夫热病者,皆伤寒之类也。其有三虚,而偏中于邪风,则为击仆偏枯矣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