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翼乌全彩工口里番库■

无翼乌全彩工口里番库■

似乎治法未可独治一经矣。连服二剂而热少解,再服四剂而诸症尽愈矣。

此方凉血于补血之中,泻邪于助正之内,祛酒热于无形,收散精于不觉,实有不知其然而然之妙,较东垣治法为更神也。人以为太阳之坏症也,然而不止太阳之坏也。

方中白术、茯苓健脾胃之土,又能通脾胃之气。一剂而腹转痛,二剂而腹痛除矣。

岂呆病食炭,反忍弃之乎?盖喜粪乃胃气之衰,而食炭乃肝气之燥,凡饮食之类,必入于胃,而后化为糟粕,是粪乃糟粕之余也。肾水既久枯竭,所补之水,仅可供肾中之自用,安得分余膏而养肝木之子,复佐之白芍以滋肝,则肝木既平,不必取给于肾水,自气还本宫而不至走下而外泄。

 故补阴不妨轻,而补脾不可不重耳。夫木属肝胆,肝胆之气一郁,上不能行于心包,下必至刑于脾胃。

夫太阳之作喘,与少阴之息高,状似相同而实殊。旺肾火以生脾土,则土气自温,母旺而子不贫,亦母温而子不寒也。

Leave a Reply